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学术研究 > AI运用“翻转课堂”的魔力……
信息检索:
AI运用“翻转课堂”的魔力……

AI运用“翻转课堂”的魔力……

“颠倒”的魔力……

最近看到2019世界人工智能大会教育行业主题论坛上对于斯坦福大学教育学院院长丹·施瓦茨(Daniel Schwartz)的一篇专访(专访|斯坦福大学教育学院院长丹·施瓦茨:当AI把教育变得越来越精细,是促进,还是倒退?),深受触动。

  

关于人工智能在教育领域的广阔应用前景,今天可以说已经没有人再有怀疑。通过自适应系统,将知识点细分再细分,一一对应到学生在学习过程中的每一个步骤,从而有针对性地提升学生的学习效果,使个性化教育成为可能,这大概已经是我们关于人工智能在教学中应用的想象中最常出现的场景。

然而,施瓦茨院长对此却提出疑问:当AI把教育变得越来越精细,这究竟是促进还是倒退?他认为,现阶段人工智能用于教育,主要是通过大数据分析,诊断学生哪里有问题,从而可以有效地代替老师发挥作用,帮助学生进步。不过,如果仅此而已的话,那么人工智能在教育上的应用,还是停留在一步步引导学生,告诉他们下一步该做什么,充其量只是创造了一个自动化的高级教师,并没有跳出传统教学的框框,在教学方法上没有创新和突破。所以,即使AI能够为学生提供所有的学习决策,这和传统教学中,教师上课、学生听课、服从指令、亦步亦趋,又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呢?更何况孩子是不情愿对着计算机学习的,他们更希望和教师之间的互动。此外,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将不但切割知识点,还可以对人的情感、性格和习惯进行建模与分析,这种对教育过程的过度细分,可能会导致对学生的培养窄化,把他们变得和机器一样机械。而AI的发展,不是仅仅关注自动化带来的高效率,而是探索可以带来深刻变革的新的学习方法和途径,帮助学生获得最重要的品质----适应性,从而使他们能够通过自学和终身学习,追赶上不断变化的世界。

为此,施瓦茨大胆设想:未来的人工智能系统,可以让学生和计算机之间的关系对调一下,由学生教计算机,计算机在接受到信息之后,开始像人一样做习题。通过人机互动和角色互换,学生从教计算机和人工智能的反馈中,会学到很多东西,这是彻底改变教与学关系的尝试,不再是计算机教学生,而是学生对自己和计算机的学习负责,是对他们综合能力的培养。

这一设想,在我看来,真令人有醍醐灌顶之感!

因为我们都了解,当一个学习者以教学者和训练者的身份进行主动学习者,效果将会大为不同。近年来备受追捧的 “翻转课堂”教学法(The Flipped Classroom)也正是基于这一认知规律。根据“学习金字塔”理论,“颠倒”学习方法的留存率:讲授给他人是所有学习方法里留存率最高的,可达90%。

所以,当我们把AI与现有学习主体的关系“颠倒”过来,由监督、帮助学生学习,变成被学生教学,就一下子打开了AI应用于教育的想象空间,并且一扫之前AI运用于教育领域给人们带来的阴云,而展现了“人工智能终将帮助我们更好地诠释这个奇妙的世界”的曙光!

由此我想到了人类思想史上具有“魔力”的几次“颠倒”。

德国哲学家尼采被认为是西方现代哲学的开创者,而著名哲学家海德格尔在其《尼采》一书中称:“据尼采本人的证词,他的哲学乃是一种颠倒过来的柏拉图主义”。由西方古典哲学至现代哲学,乃至经过一种“颠倒”。

柏拉图

尼采

而在论及马克思辩证法与黑格尔辩证法之间的关系问题时,人们普遍认为马克思将黑格尔“以头立地”的辩证法“颠倒”过来,使之“以脚立地”。马克思关于“颠倒”问题的经典表述是这样的:“辩证法在黑格尔手中神秘化了,但这决没有妨碍他第一个全面地有意识地叙述了辩证法的一般运动形式。在他那里,辩证法是倒立着的。必须把它倒过来,以便发现神秘外壳中的合理内核。”在这里,马克思明确地把“颠倒”理解为发现神秘外壳中的合理内核。

黑格尔

马克思

由此我也联想到了我们的室联网空间站。

当人们先是欢呼MOOC的到来将终结传统大学教育,继而又因其教学效果不佳又纷纷断言其将死或已死的时候,我们却将MOOC的理念“颠倒”了过来-----不是将传统课程搬到线上,而是将其“数字化”、“线上”的特性植入线下经过革命化的视觉再造的实体教室,将传统慕课升级为场景化、沉浸化、物理空间化、联通化的cMOOC,实现了大规模和小型化亲密感之间的完美平衡,从而赋予MOOC和传统课堂以双重的魅力和活力!

这或许印证了一些思想家所说的:在很多时候,观念比知识重要,思维比数据重要。这真是美好秋日的愉快收获!


访问:455次 发布时间:2020-01-09 返回上一页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站长 版权声明

电话:02161554368 传真:02161554368 E-mail:jjh@cityetv.cn

主办单位:中国教育电视台协会城市教育委员会 技术支持:南通信泽网络科技有限公司